全部

準確把握“三農”工作重心的歷史性轉移

來源:《國家治理》周刊

作者:

2021-01-26

鄉村振興戰略是黨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戰略部署,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重要舉措,是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向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大力推進的統籌布局。脫貧攻堅作為鄉村振興戰略布局的優先任務即將勝利收官,下一階段如何接續前期相關扶貧政策與體制機制,在脫貧攻堅豐碩成果的基礎上高效推進鄉村振興是亟待解決的重大問題。

“三農”工作重心由脫貧攻堅向鄉村振興轉移的內涵分析

脫貧攻堅取得勝利之后,鄉村振興工作現將成為下一階段中國“三農”工作中的“新重心”。要在“后脫貧”時期利用“摘帽不摘政策”的良好契機鞏固脫貧攻堅成果,圍繞“三農”工作的“新重心”開展工作,保障相關政策的“接續性”“穩定性”與“耦合性”至關重要,其中精準把握脫貧攻堅銜接鄉村振興的內涵與要求是重要前提。

全面升級工作要求

脫貧攻堅主要聚焦貧困地區的貧困群眾,其工作方式為集中調配各類資源,消除全國面上的“絕對貧困”,讓困難群眾實現“兩不愁三保障”。然而,這只是實現鄉村振興的最基本要求與最基礎保障。全面消除“多維貧困”,實現“農業全面升級、農村全面進步、農民全面發展”才是鄉村振興工作的核心目標。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在政策目標上具有一致性,在政策續接上應具有連續性,不能搞政策方針與體制機制上的“大拆大建”,而應該堅守政策連續性與階段性的統一。在扎實鞏固脫貧攻堅勝利成果的基礎上,實時了解脫貧群眾生計狀況,嚴防返貧返困事件發生。同時,要在更廣泛的范圍內全面提升鄉村居民的醫療、教育、治安、生態、基層治理等方面的公共服務水平,統籌城鄉社會治理,加速城鄉融合,不斷提升城鄉社會公共服務均衡度。

擴大工作對象的范圍

脫貧攻堅的核心工作對象為處于貧困線以下的困難群眾,而鄉村振興則關乎生活在農村以及城鄉融合發展進程中所有居民,涉及群眾數量眾多、收入結構復雜、從業類型繁多。因此,鄉村振興工作的復雜性、系統性和全局性更強。在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工作中,各級政府不僅要繼續培養困難群眾的“造血能力”,降低返貧率、提高致富率,還應該統籌鄉村發展全局,從產業發展、生態文明、鄉風文明、基礎教育、公共醫療、基礎設施、鄉村治理、村莊民主、數字環境等方面做出體制機制安排,分類推進鄉村建設,分層統籌解決村民生計問題。當然,上述工作的推進也是對困難群眾教育、醫療、住房及最低生活保障標準的不斷拔高,是對脫貧工作的后續鞏固。簡言之,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的工作內容具有“一致性”,但工作對象卻具有“異質性”。

調整工作機制與抓手

由于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的工作要求與工作對象有較大差異,相較于脫貧攻堅,鄉村振興工作應有統籌全局的工作機制與“點面結合”的工作抓手。習近平總書記高瞻遠矚地指出:“打好脫貧攻堅戰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優先任務。”這一論斷深刻揭示了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工作的內在聯系,指明了脫貧攻堅戰勝利收官后,鄉村振興工作機制的銜接方向與工作抓手的接續方式。兩項工作的工作機制應相互促進,在時間維度上交叉接續、在空間維度上重合擴充。綜合運用相關政策與生產要素,著重“滴灌式”的微觀施策是脫貧攻堅工作的核心特征之一,而著眼“三農”問題全局,側重整體謀劃、區域協同、城鄉統籌,綜合提升鄉村公共服務保障水平,推進城鄉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是鄉村振興工作的內在要求。總之,各級政府應在堅持脫貧攻堅原有體制機制基礎之上,擴大工作范圍、豐富工作視野、升級工作要求,緊緊圍繞鄉村振興內涵要求,科學開展工作。

全面小康背景下推進鄉村振興工作基本原則

在我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背景下,鄉村振興工作一定要聚焦新時期“三農”問題的主要矛盾。雖然現階段農民的絕對貧困問題已經解決,但是農林產業業態低端、農業產業社會化服務程度低下、農村基本公共服務保障度不足、農村發展內生動力缺乏等現實問題依然突出,需要準確把握“三農”問題核心矛盾、合理制定鄉村振興工作開展策略、科學謀劃農村發展格局。

科學謀劃頂層設計,全面解決“三農”問題

鄉村振興工作的頂層設計應運用系統論的方法,從全局的角度,針對“三農”問題各方面、各層次、各要素進行統籌規劃,以提升鄉村振興工作在全國層面的推動效率。頂層設計具有顯著的“頂層決定性”與“整體關聯性”。因此,在鄉村振興工作推進過程中,良好的頂層設計能夠有效促進相關人力、物力、財力等資源要素科學高效集結,快速實現鄉村振興的宏偉目標。此外,區域協同、科學布局、因地制宜、嚴格考評、動態管理應作為科學謀劃鄉村振興工作頂層設計的重要標準。要讓各級黨政機關在鄉村振興工作中明晰自己的職能與權責,既要嚴格約束各級干部的管理行為,也要避免干部“畏首畏尾”“首鼠兩端”,不能“大刀闊斧”促振興。與此同時,要在頂層設計環節中,堅決杜絕鄉村振興工作開展、考評、總結等環節中的“浮夸主義”與“形式主義”。評價鄉村振興工作推進成效時,相關評價體系要嵌入更多客觀評價指標,適度引入第三方評價機構,客觀評價地方鄉村振興的成效。

準確把握鄉村現狀,立體建構制度保障

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鄉土社會也面臨著“勞動力空心化”“村規民約功能弱化”“生產關系與產業結構不契合”等新時期的突出矛盾。當前,脫貧攻堅工作取得決定性成就,絕對貧困基本消除,但農村困難群眾面臨的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矛盾依然尖銳。因此,進一步調和村民所面臨的收入差距過大、社會權益保障不足等問題,是下一步鄉村振興工作中的又一重要命題。要立足當前基本“農情”,立體構建制度保障,科學構建戰略目標,綜合考量農民政治、經濟、文化、生態層面的“絕對水平”與“相對水平”,強化各級干部鄉村振興考核體系建設,讓客觀、全面的政績考核體系,成為推進鄉村振興工作的核心制度保障。

鞏固脫貧攻堅成效,激活鄉村內生動力

在各級黨政機關牽頭的集中幫扶下,脫貧攻堅成效顯著,大部分困難群眾的生計問題得以緩解。繼續按照黨中央“摘帽不摘政策”的扶貧工作接續方針鞏固脫貧攻堅成效,嚴防返貧返困率的“抬頭”,是下一步鄉村振興工作中的一個重點內容。千方百計為困難群眾的生計謀劃出路,幫助困難群眾盡快致富,是實現鄉村振興的基本要求和重要路徑。當前,中國城市化進程繼續走向深入,大城市群發展格局已經基本形成,農村各類生產要素的相對重要性正在發生急劇變化,農村第一產業的經營主體正在經歷結構性變遷,其在國民經濟及鄉村集體經濟中的相對重要性也在發生重大調整。因此,在新階段、新形勢下,鄉村應把握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的契機,充分利用《民法典》的法律效力,加速鄉村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適度提高鄉村第三產業比例,幫助村民快步走上安居致富的道路。

準確把握“三農”工作重心歷史性轉移,全面推進鄉村振興

隨著832個國家級貧困縣全部脫貧摘帽,“三農”工作的重心也歷史性地由脫貧攻堅轉向鄉村振興。“振興”二字的內涵囊括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五位一體”的高質量建設。因此,在全面推進鄉村振興過程中,各級政府要打出“五位一體”組合拳,統籌全局、綜合發展,實現鄉村公共事業的全面振興,力圖從根本上、長遠地解決“三農”問題。

構建適合鄉村資源稟賦的產業體系

針對城郊融合類村莊、特色保護類村莊、搬遷撤并類村莊等不同鄉村自身特點,因地制宜制定鄉村發展策略,分類推進鄉村發展。在適宜農業產業集約化發展的鄉村中,盤活閑置及低效利用土地資源,夯實農業生產能力基礎,提升農業裝備和信息化水平,強化農業科技支撐,加快農業轉型升級,不斷推進農業結構調整,保障農產品質量安全,培育提升農業品牌,提高農業風險保障能力。此外,還應利用鄉村獨有的自然生態資源、民俗文化資源等,大力發展第二、第三產業,培育鄉村新產業新業態,盤活鄉村各類生產要素,推動農村產業深度融合。

構建“三治融合”機制,強化鄉村治理能力

大規模、大范圍的城市化進程,造成城市集群對鄉村生產要素的“虹吸效應”,導致農村人才流失、農村土地要素閑置、農村數字資源匱乏、農村生產主體結構復雜化等新現象。為適應當前“三農”問題新特點,建設符合實際的鄉村治理體系,要以自治、法治、德治為抓手,構建“三治融合”的基層治理新局面,這是當前優化鄉村治理能力的重要途徑。同時,要加強農村黨組織建設,把黨組織建在各類新型農業經營主體中、建在鄉村各類新型產業鏈上,強化農村基層黨組織對鄉村治理的帶頭作用。在黨建引領下,優化自治、法治、德治治理機制,并促使“三治”有機融合,從而提高農民在村莊治理中的參與度,提升農民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著力構建文明鄉風,促進鄉村文化振興

在向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邁進的歷史關口,鄉村振興是必然的內在要求。為此,地方政府要配強基層黨政干部,鼓勵鄉賢與鄉村能人競選村委會主要干部。要大力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普及科學知識,并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引領下,弘揚鄉村優秀傳統文化。推進農村移風易俗,建設文明鄉風,形成良好家風,彰顯淳樸民風,利用優秀傳統“村規民俗”,積極促進鄉村“德治”。同時,更加注重發展鄉村特色文化產業,讓文旅業成為鄉村發展的一個重要支撐。當然,在數字時代,保障“數字公平”,下沉優秀數字文化資源,豐富村民文化生活,保障村民“精神供應”,亦是當代促進鄉村文化振興的必要舉措。

保障鄉村公共服務均等化,落實城鄉融合戰略規劃

城鄉融合的本質為城鄉公共服務一體化、均等化。要切實落實城鄉融合戰略規劃,統籌城鄉發展空間、完善城鄉布局結構,穩步推進鄉村各類公共設施建設。特別要優先推進農村教育事業發展,強化鄉村就業服務指導,打造村民創新創業“孵化”體系,創新現代鄉村人力資源管理體系。同時,強化鄉村社會保障體系建設,提升鄉村養老服務能力、自然災害應急能力,抓好“農村廁所革命”、構建鄉村垃圾處理體系等工作。在強化鄉村公共服務供給、保障農民生計的同時,創新基層公共服務管理體制機制、健全農村基層公共服務體系,這也是推動鄉村公共服務體系可持續發展的必由之路。

讓生態宜居成為核心建設要求

鄉村是習近平總書記“兩山”理念的重要踐行地。在我國廣大農村地區,“生計脆弱區”與“生態戰略區”往往表現出較高的重疊率,因此,在改善貧困地區群眾生計、幫助村民致富的過程中,嚴格保護當地生態空間,推進農業綠色發展,健全地方生態系統保護機制,優化區域生態補償機制至關重要。具體而言,在鄉村振興工作推進過程中,要強化生態資源保護,節約利用鄉村自然資源,加速農業清潔生產,加強鄉村土壤污染防控,提升水土流失治理水平,強化生態修復制度保障,嚴防農村地下水污染與超采,千方百計地發揮自然資源多重效益,極力改善農村人居環境,著力提升村容村貌。隨著生態文明與綠色鄉村建設工作的不斷深入,構建鄉村“泛生態產業鏈”,讓村民成為供給生態產品的市場主體,不但能夠讓村民享受更加宜居的生態環境,還能夠持續促使“資本下鄉”,從而讓村民實現“綠水青山”與“金山銀山”兼得。

【本文作者韓鴻為電子科技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副院長、教授;電子科技大學公共管理學院講師任洋對本文亦有貢獻】

[責任編輯:袁甜甜]

中華龍都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周口24小時

江苏新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