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新周口的城市顏值

來源:周口日報

作者:黃 獻

2021-01-27

喻人,“文質彬彬,然后君子。”“文”和“質”兼修,才能成就“君子”之風范。喻物,“形實相俱,亦為上等。”形式和實質兼備,才算是上等。喻城呢?“內外兼為,方是新顏值。”

何為外?目之所及者。譬如街道。街道是一座城市的皮膚。行走在周口東區政通路、人和路、騰飛路、天山路、恒山路等道路上,就能從其嶄新的街面上感受到這座城市吹彈可破的皮膚。街道兩旁的綠植如同少女發髻上的簪子,是其年輕容顏的修飾物。老城區經緯阡陌上干凈如洗,其整潔像是我們每個人對皮膚的精心護理,盡管不如新區那樣新穎,但其一塵不染,突顯著這座城市對任何羽毛的愛護之心。

還譬如公園和水系。公園是這座城市的首飾。周口公園、植物園、野生動物園等,像是巨大的鉆石鑲嵌在這座城市的版圖上,其發出的綠色的耀眼光芒,顯露著這座城市的清新和自然。滿城的水系是這座城市的眸子,沙潁河是亙古不變的母親一直哺育著這片土地,引黃調蓄湖的清澈就是這座城市的清澈。隨處可見的植物,是這座城市的綠色點綴。目之所及者,是為環境之美,是為“美色”以悅目。

環境美麗如畫,是周口這座城市的新容顏。而支撐環境持續整潔、干凈的,是這座城市全體上下的內在追求。

“我覺得在公交車上讓座最光榮”

小學生的文明追求,代表著這座城市的未來,檢驗著這座城市文明行動與培養的廣度和深度。

劉家豪是周口市實驗小學六年級學生。他愛好詩詞。見面時手里正拿著《唐詩宋詞三百首》,問及最喜歡誰的詩詞,回答是蘇軾。新版小學語文教材增加了詩詞比重,小學階段需要背誦的詩詞多達七八十首,劉家豪能夠全部背誦出來。有些小學會專門考查學生對詩詞的背誦和理解情況,劉家豪說,老師最近考核的一道題是關于陸游的《示兒》,老師讓回答詩中哪兩句是表現作者愛國思想的。這種問題對于他這種“詩詞資深人士”簡直是小菜一碟,他這幾天正感興趣是蘇軾門下四學士的詩歌,他覺得在黃庭堅、晁補之、秦觀、張耒四人之間,“似乎與張耒最有感情”。原因大概是,“張耒號稱宛丘先生,雖然不是淮陽人,但以淮陽人自居,死后葬在淮陽,總覺得算是咱們的好老鄉吧”。宛丘,是今日淮陽區的古代稱呼。

劉家豪正在市區內某國學機構學國學。從三年級開始,已經學習了兩年多。三四年級學習的是《論語》,五六年級學習的是《孟子》。老師配套講解的有詩詞人物的履歷及背景介紹,比如李清照、杜甫、李白等。目前正在學習孟子的《離婁上》。學國學的最大收獲是什么?劉家豪說了兩個詞:處下和尊重。他解釋說,所謂處下,就是始終保持謙虛之姿態,愿意處于別人之下。這是水的德行。水總是處于低于地表的地方,越是卑微之處越能蓄水。所謂尊重,就是要以足夠的理解來對待別人,比如要學會聆聽別人的講話,不輕易打斷別人,比如要尊重老師,向老師提問題得到解答后要說謝謝,即便老師批評了自己,也是為了促進自己的成長,也要說謝謝。他在解釋這兩個成語時,言語極其真誠,他說的這些話應該是他的信條。

傳統文化興起,使學校普遍重視經典典籍的普及和教育。劉家豪說,“放學時排著隊出校門,這期間就會有學生領讀古詩詞,低年級的學生會領讀《弟子規》《三字經》。”市里面啟動國家文明城市提名城市創建工作以來,學校里迅速進行了響應,各個年級都舉行了多次以文明為主題的班會活動。劉家豪在班會上發言,“我承諾不亂扔垃圾,我承諾我立志做一個文明人”。學校給每個學生家長都發了《告家長的一封信》,希望家長與學校一起共同督促學生的行為,號召學生在學校、在社會上、在家庭里都表現如一。劉家豪的理解是,“懂禮貌是不分場合的,在哪都得懂禮貌;在學校積極值日,在家也應該積極做家務。”劉家豪很受鄰居的喜愛,“都說這個孩子懂禮貌,見了長輩都會主動喊爺爺奶奶、叔叔阿姨,挺熱情的。”

劉家豪覺得這座城市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城市變美了,街道變干凈,人的文明素質提高了。”文明素質提高有什么表現?“加塞的現象沒有了;彼此說話的語言也變了。”大多數時間,都是爸爸接送他上下學。坐在汽車后排的他,認真地觀察著眼前的街道,經常見到有突兀的汽車、電動車橫沖直撞過來,從爸爸的車頭前擠塞過去,現在,他再也沒有看到過這種現象,交通變得極其有序。他所說的“語言變了”,是源自他的親身經歷,之前,曾經有一次不小心撞著別人的自行車,被騎車人大罵一頓“不長眼”,現在,此類事情發生后,對方會微笑著說“沒關系”,他覺得這種變化讓他特別幸福,“大家都和諧了”。

劉家豪的父親是中共黨員、市實驗小學的老師,他認為文明城市的創建實質上是每個人文明修養的創建,“大家都文明了,這座城市自然也就文明了。”“城市的大文明都是由各種小事情構成的,什么是小事情?不亂扔垃圾就是小事情,不闖紅燈就是小事情,見到紙屑隨手撿起來就是小事情,見到倒地的共享單車隨手扶起來就是小事情。不一定非得去做驚天地的大事,人人把這些小事情做好了,整個社會就文明了。”劉家豪的姐姐在淮陽區某所高中讀高三,每月回家一次,這種“小別”讓她能夠以月為單位感知這個城市的變化,比如,東區的某個道路上個月還沒有綠化,這個月就已經綠樹成行了。她最開心的事情是,“每次坐公交車回來,在車上碰見陌生人,相互笑笑,就覺得溫暖。”她覺得生活在這個城市非常溫馨、非常愜意。

劉家豪的母親常對劉家豪說的一句話就是“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她希望孩子能夠將每一件小事做好,將每一細節做到文明,“這樣,溪流入海,整個人的文明氣質就出來了。”問及最開心的事情是什么?劉家豪的回答說是在公交車上讓座,“我覺得在公交車上讓座特別光榮。”他每次坐公交車,都會目不轉睛地盯著上車的那個車門,一旦發現有需要讓座的老人、小孩或孕婦,就立即起身。“這種光榮的感覺沒法說,很奇妙很美妙吧。”

“我希望全家都成為高素質的人”

家庭是城市的基本單元。家庭的文明行為就是這座城市文明形象的細節,家庭成員的整體素質就是這種城市文明素質的基本支撐。

郭麗一家居住在淮陽區。她對“文明城市”創建工作的理解,就是一句話:“多做好事”。什么是好事?不亂扔垃圾就是好事,不說臟話就是好事,讓城市更干凈就是好事,讓社會更和諧就是好事。郭麗的小兒子朱樂祥今年十二歲。正在淮陽區羲城中學讀七年級。別看他個子小,力氣可不小,將近與他一般高的垃圾桶,他能夠輕松拉起,送到三百米開外的垃圾處理站去。他居住的這個院子,總共有十家住戶,院子里放置有兩個大垃圾桶盛各戶的生活垃圾,因為巷子窄,拉垃圾的垃圾車進不來,他們只好自己動手將垃圾桶送到垃圾處理站。三年前的一天,朱樂祥見垃圾桶無人去送,就“自作主張”地推著垃圾桶往垃圾處理站走。這一送,就是三年多。他不覺得累,反而覺得很開心。“為什么開心?”“做好事了唄”。他笑著說。

朱樂祥經常陪著爺爺奶奶在馬路邊散步。小孩子腿腳利索,一會跑前一會跑后,不停地去尋找路邊是否有被人丟棄的塑料瓶。他的手里拎著一個塑料袋,撿到瓶子后就裝進塑料袋里帶回家。一個暑假能撿四五百個,可以賣上十多元錢,這些錢可以去買一本他最喜愛的古詩詞書。他對文明的理解,有三方面:環境上的文明,干凈、衛生;語言上的文明,不說臟話;心理上的文明,內心善良。——心理上的文明,這個提法從十二歲的孩子的口中說出來,讓人覺得震撼,會驚奇于他思考的深度。他最喜歡的詩是李白的《將進酒》,誦讀詩詞和文明之間的關系是,“誦讀詩詞能夠讓自己精神升華,精神升華能夠使自己在語言上更文明,內心更善良,是促進文明素質進步的。”他的邏輯異常清晰,令人驚嘆。

擁有進取之心的人會處處留心、努力見賢思齊。朱樂祥同桌的桌面始終整潔、有序,這讓他非常佩服。他聽姐姐還講過這樣一個事例:他姐姐的教室里安置有飲水機,飲水機下面有個用來接水的水桶,水桶滿時,總是有個同學主動提出去倒掉。他覺得姐姐的這個同學非常值得學習,“善良的人應該都愛付出吧”。郭麗教育孩子,“懂得為社會、為他人付出的人,一定會受到社會、他人的尊重。”

注重家庭文明素質的培養和提升,已成當前周口人的共識。淮陽區圖書館館長牛楠方深有感觸地說:“來圖書館讀書的家庭越來越多,每到周末,還不到開館時間,門前就能排起長長的隊伍。”前來讀書的,有的是母子相伴,有的是父子相儔,還有“全家總動員”的,——他們輕手輕腳走進閱覽室,各自取下自己喜愛的圖書,各自安靜地閱讀,直到中午,即將起身時,相互對視示意一下,這時旁人或許才會發現他們是一家人。牛楠方說:“文明城市創建,我覺得它就像是一粒種子種在了每個人的心里,每個人都特別呵護這粒種子。”

每逢暑假或寒假,淮陽區圖書館都會組織一支特殊的志愿者服務隊伍,隊伍的成員都是中小學生,自愿報名參與。家長們都特別支持孩子們參與這支隊伍,“圖書館本身就是凈化器,孩子們在這種場所里接觸都是向上的東西;參加志愿服務,能夠培養孩子各方面的素養。”有個孩子讓牛楠方印象深刻,“我們給這些小志愿者頒獎時,我才知道有個孩子“謊報”了年齡,——我們建議十二歲以上的孩子參加,他其實才十一歲。但這個孩子表現得太優秀了!”孩子的家長欣喜于孩子一個暑假的變化,“變得會說了,變得知道如何統籌安排事情了,變得更懂禮貌了,做事也積極了,學習也有理想了。”

淮陽區圖書館精心策劃的“愛心教育·幸福家庭讀書會”活動曾受省文化和旅游廳表彰。郭麗最喜歡帶著孩子參加圖書館舉辦的各種閱讀活動,“要努力當一個有素質的人,不管是電視上演的,還是書上寫的,那些讓人稱道的人物都是有素質的人,咱不一定聲名顯赫,但咱得有素質。”“我希望我們全家都能成為高素質的人。”周末或假期里,朱樂祥經常“混”到機關單位的衛生值日崗上,幫助那些叔叔阿姨做些力所能及的活。他并不能準確描繪出國家衛生城市、國家文明城市的樣子是什么,但他的內心是有憧憬的,“如果人人講衛生,人人講文明,我們的社會一定是更加美麗、和諧,生活更美好。”

“環境文明與人的文明素質是相互影響的”

書籍,是人類進步的階梯。城市的文明提升是從書店里的燈光開始的。那一排排圖書是每個人渴求進步的營養液;那安靜的讀書模樣能讓人聽到其骨骼成長的聲音;那書頁的翻動聲是跳躍的樂章。

周口新華書店將書店開到了學校里,文昌中學里的“尚書房”就是其代表作。2020年12月2日下午,三年級的琪琪和同學萌萌在尚書房里寫作業。書店里的工作人員特別樂意看見孩子們來寫作業,“圖書給人以溫暖,孩子給人以希望,都讓人非常美好。”琪琪和萌萌有著自己的小九九,“寫完作業后就可以看書了,這里書好多呀,想看什么就看什么。”琪琪喜歡看有童趣的、風趣的圖書,萌萌卻準備看一本恐怖書,“看看到底有多嚇人”。琪琪印象最深刻的書是《冬天有情不結冰》,是爸爸送給她的,“講述的是感恩的故事”。

琪琪的爸爸在文昌中學工作,身為高三語文老師的他,特別注重對孩子閱讀方面的引導,“幼兒園時期,讓小孩自己多讀一些繪本,圖畫讀一些,文字少一些,激發孩子的閱讀興趣,培養閱讀興趣是第一位的;進入小學之后,尤其是學了拼音之后,就選擇一些圖文比例適當的書,相比較幼兒園,圖畫少一些,文字多一些,循序漸進,逐漸過渡。”“讀寫也有結合,引導孩子寫寫讀后感。”孩子讀書多了,行為是有變化的,“愛發問,提出問題后自己會找相應的書籍去尋求答案,這無形之中就培養了孩子的探索精神,我們家給琪琪買的書比較均衡,既有社會科學也有自然科學,同時也兼顧人文歷史,都是成套的書,希望孩子知識全面并成系統。”“人際交往方面也有很大變化,比如與父母的交往,自己會制作留言卡,里面遣詞造句也很適宜;與人交往有禮貌,一開始不知道禮儀咋回事,后來就逐漸明白其中的道理。”

琪琪和萌萌都背誦過《論語》,譬如“學而時習之”“人不知而不慍”等常見章句都能熟練背誦,并講出其中涵義。都佩服鐘南山爺爺,立志要成為鐘南山爺爺那樣的人,“救死扶傷,讓社會少一些生病的人,讓社會更安全。”對文明的理解是,“講衛生、講禮貌、尊重別人。”琪琪的爸爸認為,“閱讀能夠讓文明成為自覺行為。閱讀促進人思考、向上、積極進取,使人的志趣和追求都往上走。一個有所追求的人,會謹慎于自己的言行,使言行符合社會公德,使自己成為文明的一份子或榜樣。”“現在的高考導向就是閱讀,翻看高考試卷,就兩大塊,一塊是閱讀,一塊是寫作。寫作也是閱讀,寫作能力是從閱讀中來的。但是引導孩子讀書不只是為了考試,而是為了她自己人生的豐盈。閱讀能夠使人摒棄驕妄,保持定力和淡然。”

他認為,文明城市的創建,除了政府引導之外,更根本的力量在于每個市民自身素養的變化。“環境文明與人的文明素質是相互影響的”,他說,“環境變好了,市民內心就會感到舒暢,反過來會愛護環境、珍惜美景;道路變得整齊了,市民開車行車就會變得更規范;公園在身邊,人人都愛健身了。”“城市品位的提高,會在無形之中促使市民對自身素養的審視,促使人們提升自身素養,以使自己能夠與美的環境相匹配;市民自身素養提高后,反過來會積極推進環境變得更美。”“這就是相互影響的過程。”他還舉了一個例子:曾經有君主問孔子,帶著儒冠穿著儒服,利于求學問嗎?孔子回答說,喪事穿素服,顏容悲戚,難道不利于喪禮嗎!言外之意,形式會對實質產生重要影響的。環境于人的素質提升,同樣是這個道理。

剛好趕上文昌中學下午放學,書店里涌進一大批學生。其中一個高一的女生在“青春文學”書櫥前找書,問及最喜歡的書是哪種類型,回答說最喜歡民國風,譬如張愛玲、徐志摩的作品。問及讀書的效用,她回答說,“大概是為了知識的豐盈吧。”這是一個一說話就微笑、看起來比較安靜的女孩子,在談及如何理解“文明”時,她說:“大概就是素質吧”。“與人交往有禮貌,對社會遵法守紀,對自己保持慎獨。”“安靜,不輕易打擾別人,尊重別人,就是素質的體現吧。”臨別時,她微笑著輕聲說再見。她的身影,讓人恍然看到文明城市的群體身影。

“我覺得周口的城市形象提升了一大步”

五天前剛從海南省海口市返回到家鄉周口的孫女士說:“眼前的周口已經不同于記憶中的周口,街面變得整潔干凈,推著車買東西的游動商販也不見了,街道擴充了不少,寬闊了很多。”“我覺得周口的城市形象提升了一大步。”“周口雖然比不了海南的氣候條件,但是,就街道的整潔度來說,一點也不差。”

城市文明的厚度源自全民閱讀的廣度。因為是剛從外地回來,孫女士五歲的兒子在這里沒有玩伴,喜愛讀書的小家伙就纏著母親來到新華書店中心店。這是工作日的下午四點,書店里讀書人并不多。“周末時人比較多,母親領著孩子,安靜地坐在咱們的閱讀服務區讀書,有的孩子甚至在這一讀就是一天,”新華書店圖書業務負責人馮鐘文介紹說,“讀書是咱書店里最為美麗的風景。”

書店里的書柜設計有著充分的人性化考慮,其高度照顧了大多數讀者,使讀者能夠輕易地取到想要閱讀的書。還專門設置有低矮區,更是照顧了小學生群體。還配置有專門的閱讀區域。為了促進孩子愛上閱讀,新華書店專門策劃了《最美讀書聲》和《中小學誦讀大賽》活動。選手報名成功后,即可按照比賽程序參加。閱讀的內容由自己選定,體裁不限,閱讀所用書籍可以自己帶,也可以由書店提供。

孫女士的姐夫是海南某所大學的教授,特別注重對孩子閱讀上的教育,緣于此,孫女士也特別注重兒子的閱讀教育。她對新華書店舉辦這樣的活動贊不絕口,說:“小孩子參加這樣的活動,不僅會激發孩子的閱讀興趣,還會鍛煉孩子的表達能力。”說這話時,她的兒子正拿著《想象世界》這本書進行閱讀。他那安靜的姿態,令人印象深刻。“我們已經連續來這個書店三天了,一進入書店,小孩子就變得非常安靜,似乎進入了他想要的溫暖世界。”孫女士說,“我對今天的周口已經不熟悉,我是通過導航才找到這家書店的。書籍,何嘗不是人行走世界的導航呢。我希望我的孩子能夠終生與書相伴。”

“今天的周口已經形成了全民閱讀的氛圍。”周口市圖書館館長李佳說,“周口人一直注重讀書的傳統,孔子曾在這里講學,其七十二賢人中有六個是周口人。”2019年2月13日,周口市6座24小時智慧圖書館正式開館。新開放的6座智慧圖書館每座面積40平方米,館內除配有2000多冊紙質圖書外,還有3000多冊電子圖書,并每月更新。市民憑借身份證即可借閱,只需使用智能手機里的“掃一掃”功能,就可輕松把書、報、刊、視頻存入自己的手機,隨時閱讀。智慧圖書館還配有空調系統和閱覽席,市民可刷身份證進去閱讀,辦理借書、還書等業務,感受全天候、智能化、無障礙的高科技閱讀新體驗。

“城市的文明程度是由人的文明程度決定的。每個人的文明素質的提升,離不開閱讀。參與閱讀的程度與個人修養的變化密切相關。熱愛閱讀的人越多,城市的整體文明素質自然會提高。可以說,城市文明的厚度源自全民閱讀的廣度。”馮鐘文介紹,新華書店的宣傳語是“全民閱讀,書香社會”。促進全民閱讀,新華書店一直致力于此。

《道德經》云:“高以下為基”,意思是:高處須以低處為基礎。任何高處都是從低處開始的,任何宏大都是從點滴開始的。創建文明城市,需要每人從自身做起,從小事做起。城市的追求就是市民的追求,城市顏值與市民素質相得益彰。每個人都是一滴晶瑩剔透的水珠,聚集起來,就是晶瑩剔透的海洋,永遠會閃耀璀璨的文明之光。

[責任編輯:王松濤]

中華龍都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周口24小時

江苏新11选5开奖结果